H.


[Ropa Vieja-古巴炖牛肉]

古巴炖牛肉(Ropa Vieja)、古巴咖啡、黑豆配米饭,古巴硬皮面包!每一样都好好吃!而且超喜欢它们集中在一个盘子里的呈现方式,家常质朴范。

Ropa Vieja很好吃。最喜欢的部分是黑豆拌米饭!!

从日落到天黑,找了地方继续喝酒聊天。两点左右准备走,下起滂沱大雨。



[ Plaza Fiesta-拉美社区]

看照片日期是Jan.31,Peter带我们去了Plaza Fiesta。以为是多繁华的plaza,原来人烟稀少清寂落寞。冷清的食肆,冷漠的店家,虽然略微有点拉美特色但食物看着低劣,连稍微吃一点点的欲望都没有。此时已经开始盘算着是不是去附近的H Mart吃个中饭。接着逛了超市,唯一的收获是照片里的拉美范儿面包,有点意思;然后又进了卖着廉价俗气衣服的mall,不看吊牌就觉得是Made in China。并没有嫌弃之意,只是来之前对“口腹之欲、文化洗礼”的期望拉得太高。

刚到plaza的时候,Peter跟我们讲好几点门口集中,说到时候大家一起拍个拎着大包小包满载而归的合影。他一边说我们一边看手表,看来要抓紧逛吃逛吃啊。然而,一圈走完,去意浓到忍不住开始酝酿给Peter iMessage,就算他觉得中国学生没有team感,也真是不想继续留下浪费时间。发得时候战战兢兢,收到的回复不仅是批准更是赞美我们给他消息而不是擅自离开,Peter真是情商好高的老师!最喜欢的老师之一哈哈。

感觉松了口气,立马打开Uber的App,和Xinyu、Yao扬长而去,这时候棒子的H Mart显然更能抚慰人心。


[Adela]

去年这个时候,和室友Adela开始互通邮件。在Instagram上找到她,长了和凯特·温斯莱特极像的美丽的脸,委内瑞拉真是出美女。

和Adela住了两个quarters,总体来说跟她相处蛮好。算很有默契,互相保持着一种舒服的人际距离。互不侵犯对方的私人物品,互相独立,不会去依赖对方。Morning, Night, Good Day.的基本礼节在。我去中国超市韩国超市就给她带各种我喜欢的亚洲零食,她分享我委内瑞拉产的零食以及亲手做委国料理给我吃(还不止照片上那些)。有一起聊到很晚的日子,她跟我讲委国政治态势,我跟她讲中国帝王八卦。也聊学习聊灵感。公共区域互相维持得还算干净。

以上这些,对我来说,她绝对是理想好室友。就算有一些互相冲突的地方,我也是可以不大计较,比方说她喜欢把冷空调调到超级超级低;永远用同一种酱料烹制鸡肉,气息浓郁到我觉得自己衣服头发和房间都挥之不去沾染着那股味道,有点哦心;她会在午夜喷定画液,极其刺激的气息一瞬间就从房间之间互通的排气扇窜过来,开窗开门,等毒气散尽,我才能睡觉,对渴望早睡的我来说,有点折磨;她会在我看书的时候,和妈妈facetime三小时以上,声音外放,烦人到我开始反感硬邦邦的西班牙语。

然而这些小事情根本也不算事,今年此时,不安于新室友之时,我想念起了她。


[BG]

BG其实挺好,只是有点情绪化。心情好的时候,有问必答,因为他说他喜欢教人,暗房问题找他没错之外,还会帮我纠音纠词汇。从给他“五岁小孩说话”的感觉进步到“高中毕业”,是不是要谢谢他。在他某次烂情绪的时候,跟他吵架然后一直冷战互相没理。我真觉得自己和水瓶男永远交不了朋友,细数一遍,keep in touch的异性朋友里,还真没有水瓶男。不过后来又和好了,只是和好没多久,5月他就毕业。6月回到黑山的家,就算黑山不够发达,那也是在欧洲呐!!(羡慕脸。。。而且黑山还蛮美的。

搬离宿舍的最后一天,没有约好,大概在宿舍碰到了三次。第一次他下楼我上楼,于是被叫住到寝室楼外陪他抽烟,最后一次陪他抽烟。他眉头紧锁,感觉又在情绪低点。想起刚入学时,在系里看到他那忧郁的脸,是很呆滞的。分别时候那忧郁的脸,是愁绪浓到解不开的。毕业季的离愁别绪我也懂,他和Evan都毕业都离开ATL,我也低落,最喜欢最关照我的两只。

在十五街斜坡上来的拐角,我们抱了抱,道别,他那有气无力的声音里藏不住低落和愁绪,最后一句是什么?隐约记得是Be good. 然后我们大概再也不会见了,除非我去黑山找他玩。当时脑袋里回放的是圣诞假期回来那天晚上,他看到我兴奋的跑上来拥抱我。

期末那会儿他一直叫我去下skype,重新注册FB,说因为我们需要keep in touch。然而我到现在都没注册。。。


[Sena]

感觉学校有好多射手座姑娘,开学第一天认识的韩国妹纸Sena,她和其他韩国人不太一样,所以我跟她一直有友情。又碰巧都在艺术史课上,做了一学期同桌,学了几句三角猫韩语。又碰巧她和Adela同专业同射手座,感觉大家聊天的时候又多了些交集。Sena的插画真是超级超级屌,我觉得她会火。然而秋季也见不到她,已转学。

有时候会感觉到Adela和Sena的虚伪,但我又觉得这种善意的虚伪是有积极作用的。既维持了表面上的友情,又给彼此之间设定了一种距离感。正是我想要的距离感,比一般朋友好一点,但又不会好到太互相依赖,太亲近之后又会怪怪的说不定友情还会变坏。

BG对一些人是虚伪的,对他们表面和气,背后又来和我吐槽。他对我是任性的,太情绪化。

其实事后回想这些,真的都觉得他们蛮好,为什么当下因为小事情会带上不好的情绪会埋怨会嫌弃?

写到这儿我觉得,“交朋友”我大概会继续很picky,“对朋友”我要学着更宽容。


[上海几日-面包甜点是主角]

北京几日,和兔小粉天天面包的节奏,四天三进原麦山丘,cityshop的bakery,Jenny Lou's的欧包,Pekotan,BJ只一家的Ichido,就是重温了以前比较常吃的几家。虽然声称自己无爱软欧,可原麦山丘又去的如此频繁,什么鬼。四天里每天都在同一个区域活动!

上海几日,根本是没有时间没有肚子来“重温”什么的,想拔草的甜点面包店排队争先后,一天要穿梭好几个区,最后也是没完成。只觉得自己跟着Sean和兔橙地铁bus又步行,从一个mall到另一个mall,就觉得上海什么时候有这么多mall了啦,觉得自己好脱节。

这次面包蛋糕吃到够满足(心得见照片下文字)。同时还有兔橙从武汉带来的点心需新鲜吃。

放弃了最近发小红包的脸,不要“脸”地用力去吃,然而小包却是速速变好到消失。Sean说这和心情有关,在上海开心!一回家,果然卷土重来,再怎么注意清淡饮食都无大用,一直怪罪于水土不服,不愿承认是坏心情所致。然而,现在我信了。


[上海几日 ]

希腊布拉格之后的第一次重聚。很开心。

或有意或无意,拔了些草,逛吃逛吃;其实我觉得一直呆在房间啃周黑鸭喝酸奶吃零食就很满足。

谢谢Sean带着相机给我用 ♪(´ε` 


[手机端貌似看不到照片配的文字]

[未完]

1 3 /   / 朋友们

在沉默中积攒能量

这两天有个事情别别扭扭搞得自己精神压力很大,今天的不开心又刷新高度,急需排遣,因为知道了不符预期的结果。

想着那天晚上扭捏挣扎很久之后去求人,到头来并未产生任何效果,觉得自己有点SB好可怜。没有能力与对方抗衡,就只能沉默是金了。这种时候很容易给对方下负面结论。略觉自己大逆不道。

也许是解脱,也许与目的地缘分未到。再等等,说不定会有更好的事情发生。这样想真是太积极了也。只能如此心理建设,不然愁眉不展也没什么卵用。

个么就再忍忍,继续努力攒资本。每次自己沉默的时候,都觉得积蓄了无限的勇气和能量。


[一度迷恋的Diana]

Turk教授借给我Diana玩,一个塑料壳子的胶片机(用120胶卷),真是超级喜欢它的名字和外!貌!喜欢到自己也想去搞一只!

拍了一卷120的Ektar。那天和朋友在Chinatown Mall和H mart,拍了几张,后背松了,机关没拧紧还是怎么。。。胶卷掉了粗来!!!所以,一半照片是见光死了,拿到底片的时候也是心塞,还好另一半没废(P3-P7)。

Lomography公司有推出Diana F+,复兴了这只经典,蛮多颜色,我还是比较喜欢经典配色。本想入F+,但是……发现了Diana Mini(用135胶卷),于是移情mini,拿到手上,真是萌哭!入mini好像就是为了消耗我那些用不掉的135胶卷。

然而对Diana mini的爱并没有持续很久,拍完一卷黑白就兴趣寥寥(唾弃自己啊),因为拍一卷35的好费劲啊真是,不拍project,几个月都拍不掉一卷,三十六七张好多!接着装了一卷Ektar,一直到今天过去三个月了?没拍完。呵呵哒。

其实翻出Diana拍的这几张照片写blog,倒是又想重拾mini了。仅仅只是喜欢“拍照”的那种感觉,并没有很想看冲扫出来的样子。


P1,P2 Canon FTb拍

P3-P7:Diana 拍

P8: IPhone拍

© H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