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.

有一天,傲娇又古怪的你,来跟我说话。

时不时在五楼碰到你,只是知道你的脸。

总是很不开心的你。怪娃娃。


有一天,傲娇又古怪的你,来跟我说话。

问我打印机的纸头没了哪里可以拿。

我带你去拿纸,互相自我介绍,然后正式认识了就。

A4纸好像是个搭讪的借口。


然后再在五楼或者电梯碰到你,你就开始笑着跟我打招呼。

只是打招呼。


然后,那种不知从何而起的吸引力,就越来越强大。

强大到有一天我发消息问你,怎么paint一个沙丁鱼罐头。

这也是一个搭讪的借口吧。哈哈。

然后就越来越多的txt。

我好喜欢你说话的方式。


直到有一天,你坐到我面前,问我为什么可以这么专注这么calm。

我说没有啦,也许只是表象。

你帮我洗了brush,带我去了你的studio。

我做着我的书,你整理着房间,

一起聊天。


那一晚,

现在想来,是一个当时并未料到今天的开始。



1 2 /  
评论(2)
热度(1)

© H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