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.


年夜饭|Feb.7

去年是第一次没在家过年,但我是那种节日观淡薄到没救的。不想庆祝,不觉遗憾,非要仪式化,也就当是一顿大餐的合理借口。

在国外过春节,好像总觉得时间不对,走国内时间还是美帝时间?同学们在刷各自的除夕趴,虽然kumiko叫我好几次一起晚饭,但是觉得自己又不属于哪一个小团体,并不想参与,而且要贯彻松浦叔叔的生活原则:三个人以上的聚会,尽可能不参加。

周六晚上在学校编辑照片,然而Kumiko还是给我装了一饭盒她做的饭菜,送到学校,也是觉得蛮感动。

我的爸爸妈妈都是高度自律和克制的处女座,不仪式化春节,不仪式化生日,觉得自己已经从淡泊这些上升到了冷漠。

评论(4)

© H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