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.


第一次的shakeshack|第二次的McD|第三次的Yeah! Burger

Shakeshack的menu真的没有选项,我觉得我们点了所有种类的burger+一只hotdog。

Smokeshack里的培根咸到难以下咽,一片一片挑出。

Fries么熟透的那些是真好吃,可是,有些芯子是生的。

没研究过是否区域性,ATL这家调味真是偏咸不是一点点。

不过因为最近特别想吃薯条,当吃到好过McD薯条的时候,还是蛮开心的!

若爱俯拍po个Instagram,也是个好料。


日食的前一天,半夜从学校出来,特别特别想吃薯条。

搜各种late night food near me,基本11点12点关门了的,好扫兴。

此时就觉得24小时的McD是多么和蔼可亲。Drive through,各种期待,可是吃到嘴里白白软软的薯条,怎么会这样。。。诶好像朋友跟我说过McD的薯条很好吃的呀。


吃过shakeshack的第二天,去刷了yeahburger。新出的蟹肉堡,一整块拆丝的蟹肉啊,有点震惊。名字很诱惑的薯条 truffle parmesan fries 也是咸死了,几乎每根都带土豆皮。



The General Muir | 不愿意承认的散伙饭 | Jan.14

小池离开ATL前,我们约了饭。细细数,她真是我在这里唯一一个关系简单,能一起吃,一边吃一边拍;能一起聊,聊做饭美食生活相关;会精心打扮自己,甚至带着几套衣服出门给我当麻豆拍照的好姑娘!

General Muir是个Jewish Deli,生意好到要等位。我们在隔壁的bakery蹭了几口试吃面包,坐门口的凳子上聊毕业后规划。有点沉重。

General Muir的brunch菜单有点无聊。唯一想吃吃看的就是Pastrami Poutine,熏牛肉肉汁奶酪薯条。蛮好吃!除了奶酪部分我不吃。

小池的open faced bagel:lox, schmear, salmon roe, cucumber, chives。三文鱼籽好上镜。为了错开,我:nova, schmear, avocado, grapefruit, cucumber, onion, dill的bagel。

因为不敏感Jewish菜式里会出现的Lox、Nova这种对三文鱼的叫法,感觉又被科普了!Lox貌似是salt-cured, but not smoked的三文鱼,Nova指cold-smoked salmon from Nova Scotia(加拿大东南部一个省)。

然后,English Muffin的口感蛮特别,综合份的pastry吃不掉打包走。

最后一起去看了lala land,我。。。第一次在ATL的电影院看电影。

电影院门口一个简单的告别。

希望我们再见面吧。


年底小结|2016

多年前的回忆,真的变得很遥远,也不太会主动去记起。

毕业之后的规划,好像还很模糊,因此而心烦,因为越来越近。又要被离别,离开,搬家,散伙等各种悲情碾压一遍。

我觉得自己今年过得挺努力的,积极抵御着压抑寡欢的状态。努力摒弃性格中不好的部分,个性变得更鲜明。身边那几个又上进又好强的天蝎男榜样们,影响我看待自己,看待世界的方式,看到自己为人处事,做事习惯的不足。


1月:回头看,1月还可以了,爆胎还有人罩,送回家接去学校,帮我换备胎,等。

2月:回头看2月也不算差了,吃了烤鸭。

3月:被发现并且自己也看见了的AD潜质,真的很想走这条路。

4月:突然喂我一口鸡,粉嫩的鸡胸,叫我闭嘴。

5月:比较没压力的一个学期结束,一起上了一年多的课。

6月:收到唯一一件生日礼并且有人跟我吃饭,知足。然后去了丹麦、斯德歌尔摩、米兰、法兰克福、Wetzlar,回来变得很穷(一直穷到现在)。

7月:爸妈过来,一起去了纽约、西雅图和三番。无可救药的爱上纽约。

8月:沉迷冷泡咖啡和kombucha。

9月:昙花一现的美好夜,那杯天蝎酒,真是解忧。

10月:一直在拍鱼。

11月:过掉了学校的review。

12月:和小芒玩了葡萄牙,好喜欢葡萄牙。


时间过太快啦,这难忘的三年,尾声差不多在2017年底。所以。。。对2017并未太多期待。


2015 小结 




罗宋汤|Nov.30

炖了一晚上的罗宋汤,自己还蛮喜欢!用了大剂量的炒过的番茄酱!! 我不要加土豆和炒面粉的,觉得那样好饱,喜欢就番茄酱带出的那一点点浓稠度,配配白饭,就很好!

黑五挣扎着入了2.75 QT的LC shallow版的dutch oven,因为真的折扣力度大,和不打折的1QT的一个price…(啊我一年前玩坏了一只1QT的dutch oven,难过。

然后用罗宋汤开光。

然后爱上炖肉。

然后发现大一点的锅做菜好爽。

最后一点汤,丢进去tagliatelle煮,煎了一个蛋和几片荷兰产地的梅林午餐肉…罗宋汤底餐蛋tagliatelle!可是煎午餐肉咸死我啦!



叉烧酥|Dec.8

从没烤过叉烧,几年前做过一次油酥面团。明明对自己期望值不是很高,明明知道他是酒楼标准,我还要那么努力去证明自己,为什么啊??

心得:以后还是外食茶点吧,现在应该很有心得去评判那颗叉烧酥的好坏,毕竟我体验过了这背后的技术含量和时间成本!!

对自己好失望!现在做东西没有以前的小清新感!没有以前一次性成功的实力!状况好多,混淆recipe,分错面团份数,最后mini到包不住叉烧丁丁,做出画风奇特的酥…

有点灰心。



很久很久没烤的Cheesecake|Dec.6/7

以前很喜欢cheesecake的!而且要烤的重乳酪!

11年买烤箱,第一个就烤cheesecake。喜欢黑川愉子那本《小小乳酪蛋糕食谱书》,喜欢kiri!乳酪蛋糕属于自己做可以超越外面的那种甜点。

当初爱太满,这两三年再也爱不起来!!

我真的很想怪现在的烤箱,很想怪没有kiri,很想怪最喜欢的模子在国内,然后我才没有做出完美的乳酪蛋糕。烤之前,这些是失败的铺垫;烤之后,这些是失败的理由。也不是什么失败,就是不完美。

我是连以前最爱的饼干底都彻彻底底无爱。

以为自己越来越厉害,连烤个乳酪蛋糕都无法超越以前的自己。


Madeleine|12.2

Mengya毕业展,给她做了玛德琳。

她很激动的说找到了儿时的感觉,“我奶奶就巨喜欢买这种小蛋糕!我家门口的超市就有卖,一毛一样的!我们叫贝壳蛋糕”。

好萌的姑娘。


1 2 3 4 5 6 7 8 9 10

© H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