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.


Bistro Niko|Feb.27

上周六约了戳箕拍照,一起吃饭!

根据wiki的解释,Bistro在最初起源的巴黎是指那些提供平凡菜色的平价小餐馆。Bistro Niko说是供应classic French bistro fare,其实我也不知道正宗的该是什么样。氛围和服务都很不错,好过食物本身。

我想着会有好吃的法棍当餐前面包,然而并没有!


喝到停不下的Moscato

自从去年喝了Risata蓝色瓶子的moscato一直想试试的它的pink moscato,然后。。。Risata的Pink迅速成为最爱没有之一了!!两周内陆续试了其它五个牌子,包括所谓得了很多奖的,发现要么太浓郁太妖艳,要么后味很涩,Risata的pink简直甜得恰到好处,酒味恰到好处,完美的平衡,我还蛮喜欢的!

最近吃了好多米饼啊。。。过过moscato。

本周沉迷了两天的涂颜色的本本,解压?明明越涂压力越大!哪天无聊了继续涂(¬_¬)


Chef Liu|Feb.11

两周前吃的一顿其实原本可以不用吃的晚饭。最后决定去,似乎是给自己的一个奖励。因为那天利用周四shooting day的课堂时间把作业拍掉了。之前每周作业都是因为想法不成熟把灯什么的借回家,一边拍一边让concept完善。但凡在家拍,没有哪次是早睡过的。

糖醋里脊,包了实心油条的糍饭什么的,其实一般。貌似最近外食频率有点低啊。


年夜饭|Feb.7

去年是第一次没在家过年,但我是那种节日观淡薄到没救的。不想庆祝,不觉遗憾,非要仪式化,也就当是一顿大餐的合理借口。

在国外过春节,好像总觉得时间不对,走国内时间还是美帝时间?同学们在刷各自的除夕趴,虽然kumiko叫我好几次一起晚饭,但是觉得自己又不属于哪一个小团体,并不想参与,而且要贯彻松浦叔叔的生活原则:三个人以上的聚会,尽可能不参加。

周六晚上在学校编辑照片,然而Kumiko还是给我装了一饭盒她做的饭菜,送到学校,也是觉得蛮感动。

我的爸爸妈妈都是高度自律和克制的处女座,不仪式化春节,不仪式化生日,觉得自己已经从淡泊这些上升到了冷漠。


Sugarfina|Feb.2

Sugarfina把精致可爱的巧克力糖果装在小小的立方体里,真是萌cry。味道也很不错,还有好多口味待尝试。

创始人夫妻把糖果店的梦想变成现实,好励志,好羡慕,好美好!

让我想想这些小cubes能用来装什么。


R.Thomas的“早”餐|Jan.29

每次晚上在家拍studio作业,都要落夜。拍到两三点,拍到心灰意冷,一拍即合决定去24小时营业的RT吃早餐。

菜单选项多到陷入茫茫不知所措,有时候真是害怕这样的menu,好不容易决定了Egg benedict,问我要什么side,看了一眼sides选项,多到我又卡在那里!!

班尼迪克蛋是有点个性化之后的版本。按我的标准,两只poached egg未免太过扁平,poach得不够圆润紧致啊。配两片toast,多少觉得有点无聊,希望是传统一点的English Muffin。

以及,凌晨三点多的R Thomas真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。


Zoes Kitchen|Jan.24

怪我自己跃跃欲试新品,第一次去Zoes就下了不怎么好吃的结论,显然不会有第二次了好吗。

饼里包了么撒味道的煎蘑菇和菠菜,以及一块嚼着有如橡胶的mozzarella cheese。

留着肚子,过后吃了隔壁BR的蛋筒 木哈哈!然而又是好奇心作怪,吃的一个一看就不会太好吃的香草石榴芭菲frozen yogurt味,心里想的是另一个重口浓郁味。

2 3 4 5 6 7 8 9 10 11

© H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