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.


[Café Louvre的那小杯气泡水]

以前的我对气泡水是超级无爱绝壁不会去喝。在Café Louvre一如既往地要了美式,唱了一口配的小杯气泡水。天,竟然觉得好喝极了,瞬间爱上,神奇得难以相信自己的转变。大概会深深记住这家百年老咖啡店,因为那一小杯气泡水,标记了我一个味觉上的重要转折点。以后去餐厅吃饭,要水,必须Sparkling Water,然后会带出在布拉格的那段时光吧(矫情)。

Café Louvre (since 1902),有卡夫卡、爱因斯坦等名人经常光顾聚会,这些趣事轶事点缀着它悠久的历史。我也确实很喜欢这家咖啡店,本次旅行中,最好喝的且是唯一一杯觉得和我口味的美式,是在这儿。错过了早餐时间,吃了让服务生推荐的超级捷克的甜点Apple Strudel,配的香草酱和鲜奶油。

坐在靠窗的位置,窗外是Narodni大街。写了一会儿明信片,发了instagram,甜点吃完,虽并不想走,却也不得不走,出发去中央邮局寄明信片。(是呀,那天并没有跟他俩一起。)念念不忘气泡水,在中央邮局的自动贩售机企图买一瓶,顺便花掉硬币,然而并没有买成功。之后路过Albert超市,拿了一瓶捷克本土牌子Mattoni的气泡水,绿色透明瓶子,心满意足喝一口,看着升腾起的气泡,当下沉浸在,前所未有的、迟来的、对气泡水的新鲜感中。


[此篇省略若干字。]

没有去CK小镇。(原因省略若干字)

在布拉格的最后一天,早上去捷克中央邮局买邮票寄明信片。进去就忍不住一番打量,空旷安静甚至有点神圣威严,因为抬头所见的那一圈壁画吗?

有对面对坐的桌椅,桌上有笔。我找了个位置,开始写未完成的明信片。对过坐的大叔写着信,一边温馨地笑。美得如电影场景。看了好久,他都没有发现我。

转身又发现第一张照片里的姑娘,倾泻而下的长发…那画面…瞬间想起William Eggleston的照片。

写完去窗口买邮票,自己贴好丢进大门外的邮筒就好。门外的邮箱分左右两个筒,(就觉得难道更合理的不应该是一个International一个domestic么),虽然反复确认上面的捷克文一模一样感觉丢哪个都ok,还是忍不住想要逮住路人问一问。正好过来一位面相温柔身材瘦高的叔,一交流发现并不会英文,但是他能明白我在说什么,友善到极点!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手上拎着藤编的篮子,篮子里有鲜花。

以上。


[百年的Café Savoy]

在Café Savoy吃了一顿不算下午茶不算晚餐的餐,因为计划晚上逛完Palladium去U Fleků大快朵颐。始于1893年的老店,装修走的新文艺复兴式路线,超级华美富丽精致,一些装饰可追溯至1893年,比如那高高的天花板。去洗手间的时候,看到了安着透明玻璃的工作间,黑白方格地砖,真的是…好捷克。

虽然要的美式偏酸并不十分讨我欢喜;招牌的Savoy cafe au lait很是温润柔和;一份三根的法兰克福香肠分食无困扰,配homemade mustard和辣根(horseradish),简单直白又饱足;Vegetable salad of the day,一解我们每日蔬菜之渴求,新鲜好吃差点要第二盘。

去Savoy的路上买到了好看又特别的明信片,在一家厨房周边店买了Kilner的玻璃杯等,总之到Savoy坐下,发现大大小小袋子占满了我们落坐的小沙发。

暴晒暴走一天之后在Savoy休憩片刻,继续出发,出门右手边就是Legii大桥,眺望不远处的查理大桥, 看Vltava河上的游船,看路上熙熙攘攘的游客,忽然红色有轨电车从眼前开过。在到达目的地(Palladium)前,有太多让人偏离方向、忘记目的地的驻足和停留。目的地不一定是最好最精彩的(Palladium很一般的对吧),让时间凝固在Legii桥上某个时刻也很好。漫无目的地趴在桥沿上,看着远处的桥、河水、两边的房子,并没有思考什么,这样就很好。互相催促着继续往前走,嬉笑打闹,从天亮到天黑。


[U Fleků]

3月买好机票,借了图书馆一本介绍布拉格今昔的书,历史没记住多少,mark了这家始于1499年的百年啤酒屋U Fleků,也据说是布拉格最老的一家brewery。

晚上11点打烊,我们10点半赶到,黑啤+猪肘香肠,吃得超级匆忙,最后1/3杯啤酒都是在关门时分,一边起身背包走人,一边干掉一饮而尽。虽然有种被迫着狼吞虎咽的感觉,还是觉得幸运,喝到炒鸡好喝的黑啤!!很新鲜很清新很顺滑,不苦不涩,回味甘醇,虽然不是很懂,就是一种好好喝的感觉!恰到好处的碳酸和清凉度,味觉上全无抵触感,就着肘子香肠,会忍不住感叹,真是没来错,那一天的完美收尾。虽然肘子香肠疑似提前做好,相比啤酒真是逊色很多,跟克隆那家百年老店的肘子比,也是不在一个level :)(戳:Haxenhaus)但也还行。

进去找空位坐下,就有服务员端着摆满黑啤的tray,二话不说直接把啤酒放你面前。因为它家现在就只出售一种啤酒:Dark Double Lager at 13°plato,酒精度5%。命名为“The Flek Thirteen”,好帅。[科普Lager:窖藏啤酒,一种利用低温熟成技术制作的啤酒,主发酵温度低(不超过13℃),桶底发酵,发酵后需低温保存数月后饮用。]

之所以10点半才摸到位于静僻小巷的U Fleků,之前去了叫Palladium的shopping mall,hotel前台姑娘推荐的购物之处。满心欢喜的准备消费一下,最终只是在Albert超市买了水果酸奶和水。虽然嫌它不够高大上,竟然也墨迹到10点关门才走。。。之后在U Fleků半小时,太紧凑而意犹未尽,加之布拉格晚上的热闹氛围,Sean都有想法再换一家pub继续喝酒继续high,不能赞成更多,后来为什么并没有??(想不起来(._.) 

刚到布拉格那天晚上,看到一群醉鬼,一群!Sean说当时我挽着他,兔橙贴着她,瞬间让他觉得自己好高大好man,他说他会一直记得。(¬ ¬)其实挽着他这种下意识的行为,是不是还是说明有点害怕有点紧张醉鬼?但我又觉得在布拉格,大概每天晚上在不同地方都有好多群醉鬼出没,so,晚上不去pub不醉不归真是有点对不起这样的氛围啊!(行为和情感矛盾者的逻辑。。。什么鬼。


[La Degustation-捷克的米其林星]

捷克只有两家米其林一星餐厅,La Deguastation和Alcron。

Alcron,1932年开业,位于Radisson酒店内,厨师Alcron曾为英国皇室做过菜。悠久的历史和好有来头的厨师,让人跃跃欲试,不过做的是international menu。

2006年开的La Degustation,在2012年,和Alcron同年,摘得米其林一星。吃捷克地方菜,Bohême bourgeoise什么的,冲着这一点,我们挣扎一番之后舍弃了Alcron。可是提前5天都没有订到La Degustation的晚餐,于是又转投Alcron,非常顺利订到。然而到布拉格的那个下午,接到D的email说有了空位,于是又取消了Alcron的预定,天真是觉得有点玩弄Alcron啊!!有点波折,阐述完毕。如果还有下次,一定会去Alcron。

和La Degustation约的是晚上7点,放下行李,换上smart casual的装扮,跟着google map一路寻去。一路按耐不住的新鲜劲,走走看看拍拍,最后又是一种跑过去都要迟到的节奏。

每人一份装在信封里的6月的set menu。对于慕名而来,短暂观光布拉格的我们,真是超棒的纪念。这份Czech menu是主厨和他的团队对19世纪捷克厨师Marie B. Svobodová烹饪风格的诠释。以fat,tasteless,heavy为特点的捷克菜,在这儿变得纤巧,flavorful又light。

我们也是豪爽,选择了11道菜的menu,吃了四个小时有吧。。。服务生给人一种很专业的派头,只是上菜进度有点疏松,以至于我们在好几个上菜的空档困意阵阵,强打精神真心话大冒险,填补那等菜空档。兔橙最是意兴阑珊,嚷了无数次,早知如此该点6道菜的menu,早点吃完回去好睡觉。

食材并非稀有名贵,但组合带巧思,摆盘逼格高,小份量很合意。喜用汤汤水水,下水杂碎和内脏(这不是我爱的嘛!)

详情见照片下的文字。

继续攒各地米其林的星!✨ 都快成每次旅行之最期待了!


La Degustation地址:Haštalská 18,110 00 Praha 1,Praha,Czech


[拔了布拉格这棵草 心满意足]

从雅典飞到布拉格,一比就觉得洋气哭,瞬间把朴实无华的希腊抛诸脑后(._.)。还没提行李,就被机场一家贩售布拉格周边的纪念品店吸引,和兔橙一头扎进去出不来。这一买,花掉我带过去的1/3克朗现金。(ー ー;)

超级无比顺利连上机场Wi-Fi,收到之前订不到位的La Degustation的邮件说当日有人取消预定问我们是否愿意过去。惊喜得立马打电话过去确认时间各种。一直相信“好事情是会发生的”,竟然发生得全无心理准备!

正红色簇新的巴士和地铁,把我们带到了预定的酒店。在查理大桥边上小城区一栋建于14世纪的老房子里,暗藏玄机的入口,古朴典雅的室内,美貌热情精力旺盛的前台姑娘,天,一切都让人欣喜。

看着一栋栋典型的欧式建筑,我笑了,继而想哭,想奔跑,想大叫,(好矫情),日思夜想了快一年,终于又来欧罗巴大地。(在希腊并没有如此强烈的回归感。)

布拉格就这样以一种让人觉得舒心又亢奋的方式,速速刷走了我们对希腊的恋恋不舍。开始了每天High到不知睡觉为何物的新旅程。

到底是旅游城市,在桥上,在景点,在热门地带,全是游客游客游客。。。人头攒动中很麻木地看了几个景点,我们也是以一种游客姿态不完全地走了一圈。很热很晒,流很多汗,走很多路,回家发现黑了八度,至今不知道是地中海的阳光所为还是布拉格的强烈日晒之故,又或许是圣岛的月光晒的。

买水遇到上海阿姨开的小店,平价的水,亲切的吴语,她絮絮叨叨着说自己不上照,说准备做汉宝包给歪果小朋友吃。

我们三人也已非常融合,彼此的笑话无须解释就能get到点,笑料不断,制造的或者不经意的。

一切都很好很美很开心,可是问我是否还想再来,也许不了。心心念念那么久那么久的布拉格,终于来了,但渴望感也止于此。了解一座城市大概需要长久的体察,我觉得自己蜻蜓点水式的停留太迅速太浮于表面。既然了解没够,为什么就这么偏见地下了不想再来的结论?我也不知道,一种感觉。那几天的我带着挥之不去的观光客身份感,并没有参与进当地生活的强烈感觉(在Santorini是有的。)感觉这东西,好微妙。虽然还是很羡慕Gab姐的小男友,可以生活在布拉格。

生活和到此一游,根本是两个事情。


[在Melenio Cafe的告别餐]

搜到它家的Wi-Fi,才决定在这儿吃晚饭。想坐有sea view的桌,可是超级小,争取大桌无果,心生去意(大概只是我);和兔橙翻起menu,貌似咖啡茶水甜点才是主打,去意升级(大概只是我)。

将就的小圆桌+选择有限的菜单+想要带给兔橙和Sean完美一餐的初衷,在我心里引起的是超过意志的不冷静。。。尤其是争取失败后更是一种难以言述的心塞。他俩都是好说的人,我就默默忍住想走的任性(好成熟的我!( ̄▽ ̄)),最终还是和兔橙点出了合心意的一餐,在圣岛在希腊的最后一餐。

点餐+心理建设完毕,得知Wi-Fi实际并不存在。自以为是的心机瞬间彻底土崩瓦解。o(*゚▽゚*)o

一人一壶茶,新鲜可口的Salad,滋味十足的bruschetta,比较一般的Spinach Pie。其实味道都还OK。番茄黄瓜奶酪橄榄面包真是每日之不离不弃啊!

然后。。。天边徐徐升起一轮古铜色的满月,毫无防备。。。瞬间被美到惊呆。几乎全场起立,或注目,或咔嚓,那种隐秘深邃沉静的气场,大到瞬间窒息,大到可以化解一切恩怨情仇。开场sea view和大桌不能兼得的不悦?什么鬼。

席间,写明信片,拍selfie,喜欢Sean的那句“拍了一堆脸大哭丑哭黑哭美哭帅哭的selfies”。餐后,店家送上三小杯超级好喝的甜酒,当晚继爱琴海满月之后的另一个surprise!

回到honeymoon suite,他俩相继入睡,我继续写着未完成的明信片。眼看着快到和前台约好的五点,去机场。在离开前的15分终于收笔,洗头洗澡,叫醒他俩。

在车上,看着Fira渐红的天边,明明记得好像在Oia才看完日落不久。好像也只有如此不舍昼夜,才能把在Greece的时间最大化。纵然不舍,也不得不放下在圣岛过遁世弃俗,不计岁月日子的幻想。

以上。

1 2 3 4 5

© H. | Powered by LOFTER